話說有一個住在台南的小孩,

去年暑假到台北玩,跟國中轉學回台北的麻吉約見面,

她們全家載著她回家的路上,經過總統府,

這名小孩張大眼睛不敢相信,說「這是哪裡!!」

麻吉笑她『總統府啊。』小孩回來跟我說「媽媽,我今天"親身"經過總統府,電視上的總統府ㄟ!」

哈哈哈,她形容的那個樣子真的很好笑,不好意思說她像"劉姥姥",

但真的很像"劉姥姥"啊 ~

 

 

今年寒假去台北玩,

我跟她說『星期三我們去總統府好了』 這下她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總統府可以進去喔!!!!」「妳確定嗎?」

『那我看得到小英上班嗎?』妹妹也來插一腳,

顯示出這兩人對神秘的總統府充滿好奇,哈哈。

 

 

其實不要說小孩了,我也沒去過啊!

於是抱著半信半疑的期待,我們從劍潭站搭捷運[紅],在台大醫院站下車,

從一號出口上來後往右走,走沒幾步路就會看到鼎鼎大名的「凱達格蘭大道」了,

沿著凱道走,小孩又張大眼睛了:

「原來就是在這裡遊行啊!」

很大條內』

「難怪要在這裡遊行,因為就在總統府前面嘛!」

(請大家不要笑啊   )

 

  

 

走到T字路口後,就順著建築右邊寶慶路,走到後偏門,

就會看到排隊隊伍,就是了。

 

在寶慶路上會看到台灣銀行總行,

是日本時代政府設立的「台灣銀行」,

國民政府接收後,就一直擔任著台灣發行貨幣的官方角色。

(也就是說=全台灣最“有錢”的建築物嗎?哈哈 )

 

 

 

2017年的總統府參觀資訊:

[非假日] 一~五:上午9:00~11:30

若人數不超過15人,直接來排隊、經登記安檢即可  *記得帶著身份證件。

[假日]:9:00~1700。

每個月只開放一天 (請上總統府網站查詢)。不論多少人都不需要預約 *請帶身分證件安檢。

 

  

 

 

平日因為也是總統府的上班日,只能參觀一樓,

一樓是日本總督府時代的地下室,現在有陳列室,介紹總統府的種種生活。

每月一次的假日參觀,因非辦公時間,就可上二、三樓參觀。

 

 

這是阿扁和馬英九的辦公桌,小英換新桌,所以搬下來,未來的總統可以預習,先坐坐看  

 

 

原來我們的國璽長這樣

 

我這輩子應該不可能收到總統府賀電了。。。

 

在總統府上班的人,餐廳供應這些食物:

 

 

這邊是: 愛當多久就當多久的總統

 

這邊是: 做不好、沒有好好實踐人民交付任務就得下台的總統

  

IMG_4614   

 

總統府裡面有一個郵局,但千萬不要以為它是總統府員工御用的,

它是功能正常的郵局,儲匯寄件樣樣都可以辦,

我們在這裡寄了明信片回家,因為可以蓋台灣總統府,很酷。

來自中國的遊客則很喜歡買總統上任紀念套票。

 

 

 

邊走邊看邊拍照,大概玩了快兩個小時,

最後在紀念品店買幾樣小物做紀念,

就看到小英跟我們打招呼了 

 

 

 

紀念品店提供的購物袋,竟然是好親切的菜市場袋!

我好愛喔! 天啊 

 

 

小英說以後換我當總統。

 

 

很難想像在我還是學生的時代,

不用說總統府戒備森嚴,周遭圍起來方圓幾公尺不得接近,

連警察局都有點可怕,我看到警察都會莫名奇妙的緊張起來!

這可不是社會課本上的歷史呀,是媽媽我走過的年代呢

  

IMG_4638 IMG_4639  

 

 

回去的路上穿越二二八公園,

小孩看到「二二八紀念館」,問我要不要去看看,

在我成長的年代這是一個超禁忌的敏感話題,使我一刻間有點遲疑 (洗腦的力量很強大啊),

但小孩已經往那裡走去了,就跟上她們吧。

 

 

 

 

 

這棟建築是日本時代的「台北放送局」,

國民政府接收後改為「台灣廣播公司」(中國廣播公司前身)

走進館中,有一個視聽室,我們先在這裏聽聽受難者家屬的回憶,

受難家屬平和的陳述他們小時候所看到地回憶。

歷經半個多世紀的心痛可以被時間沖淡,

但眼睜睜目賭家人無緣由被強行帶走,或從人間蒸發,想必是一生的陰影。

 

 

   

 

 

我們繼續然後走過廣播室陳列室,

這小小的廣播電台是可是讓台北端的誤殺良民事件,演變成為全島嶼事件的爆發關鍵!

 

 

七十年前(1947)的這個時候(二月二十八日),在延平北路,

新政府因決定將菸酒改為國有公賣,

官員在查緝私煙時,打傷一位路邊民眾致死,

無辜人命之事非同小可,群眾向地方政府反應此事,

想不到非但得不到公平的回應或交代,還遭受槍殺,

這使得已經習慣日治社會守紀的台灣人,

對新政府一年多來的無紀無律,再也忍無可忍。

 

 

台北反彈、抗議的民眾像雪球越滾越大,越來越多。

一天,抗議民眾衝入「台灣廣播公司」,霸佔一向為政府官方傳聲筒的廣播電台,

 影片中原為播音員的一位阿嬤回憶說:

「他們就入來錄音室,叫我不要說了,他們接下麥克風,開始說那個代誌....」

   

 

  

 

 

那一剎那,全台灣人的耳朵從南到北,從西到東,

都親耳「聽」到台北發生了這件事。

 

 

想必,當時對政府不滿的情緒定必是全面性,

人民積鬱已久的不滿,好似找到出口一般,

反抗的行動很快迅速蔓延全台灣,在天南地北的各地

全面  同時  迴響,

然後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遭到軍隊的全面鎮壓。

不計手段。不論是非。

 

    

 

 

我邊看邊拼湊我到二、三十歲才知道事件真相的模樣,

試圖摸索出歷史碎片中填入更多的方塊。

在我想跟孩子分享我的"新"發現時,

她們已經滔滔不絕跟我說「這課本有提到....」

「老師也有讓我們看這個影片...」

 

 

 

按下按鈕可以落點於台灣各地的鎮壓重點,包括基隆海口的全面掃殺,和湯德章的當眾處死。 

 

 

 

我慶幸她們熟悉了台灣歷史中的這一頁,

所以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

就像剛學走時,在緩坡跌過幾次跤,就記住要慢慢走;

 

 

我更慶幸她們述說時的言語表情中,沒有怒憤和怨懟,

她們知道了阿公阿嬤曾經走過一段沈重歲月,

知道爸爸媽媽小時後還經歷過一段許多事不敢講的年代,

所以她們有今天這樣可愛的台灣,

所以她們可以在課本上讀到爸爸媽媽沒有機會讀到的台灣史,

可以看想讀的書、自由自在上網找資料,

還可以去看看受人民託付的總統上班的地方,

迷路了敢進去沒有警察站哨在兩邊的警察局求助,

她們已經對「外省仔」「本省人」的界野陌生無感,

就像「番仔」已經消失在她們的字典中。

 

 

那麼我們大人為什麼還要像蜘蛛網中的困頓小蟲,

越掙扎使自己越陷入緊張呢?

該學習她們的正向,去面對和接受二二八的歷史,

害怕逃避更顯得無知,

無論是顯出想洗腦的無知,被洗腦的無知,

自以為是禁忌的無知,或欲藉此挑起波瀾對立的無知。

 

 

「二二八」是值得尊重和表達悼念的日子,

在孩子身上我看到,述說這個事件不再禁忌,

不使無知產生恐懼,不使無知產生誤解,也不任由無知造成仇視或加恨,

無論如何,這都是台灣走過的歷史,

放下仇恨和表達悼念,

這正是紀念「二二八紀念日」的意義啊! 

 

 

 

 

 

 

 

創作者介紹

菲。Phyllis & Family!

Phyll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凱子文的世界
  • 我們都是這樣長大, 國小老師說亂講話會被開吉普車的憲兵抓走,
    直到看老爸偷藏在衣櫥最裡面的黨外雜誌,
    才開始得到那些教科書不被允許傳授的歷史.

    住台北也有一段時間, 總統府根本沒想到可以進去過,
    只有重慶南路的書店街比較熟一點,
    時代真的不一樣了呢!!
  • 真的!很難想像就是二十幾年前而已的事,
    我們的青春少年時,
    還活在講什麼都要猶豫一下,
    台灣歷史地理只有幾行,
    北部、中部有什麼溪都不太知道,
    卻清楚知道長江流域物產豐富的事情(撐頭)
    有這麼一回事的年代啊。。。


    Phyllis 於 2017/03/01 11: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