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named (8)     

 

本來跟小人約好去看電影,

但發現『A2-B-C』在台灣北、中、南各放映一場,那天剛好在台南放映,

就跟小人商量把看電影的時間微調一下,

我們換成到神學院的音樂廳,觀看這部關於孩子的紀錄片。

 

 

放映結束有導演座談時間,一位觀眾說得很確切,

說台灣有個很有趣的現象就是,

只要棘手議題,運用一點手段將它"政治化" ,

由於大家不願去觸碰藍綠,便模糊了焦點、自動削弱了一半的關注力量。

 

 

「核能發電」剛剛好是這樣,默默地被分類了!

但,事實上,它關係到的是我們的孩子,台灣的每一個孩子。

細胞分裂正值旺盛時期的他們,面對輻射的抵抗極度脆弱,

很容易受到輻射影響造成細胞不正常分裂,

所以非必要,他們連X光檢查都不建議做太頻繁。

 

 

『A2-B-C』導演以鏡頭記錄一群福島孩子在無法控制的天災所造成人禍中,

受到核電廠爆炸造成的身體變化。

 

 image (2)   

 

 

『甲狀腺癌是WHO唯一承認直接跟輻射線有關的疾病。

2011年4月以後的檢查福島小孩,43%甲狀腺出現異狀,

這是日本政府指定的醫療團隊自己檢查的結果,

即使否認跟核災的因果關係,但那麼多小孩致癌已經是事實。』

(來源:媽媽監督核電廠聯盟[連結]) 

 

 

『A2-B-C』這部片一點也不沉重,

單純記錄著福島孩子的健康狀況。

幾位青少年都是被診斷A2(有甲狀腺囊腫)的青少年,

一開始的症狀都是媽媽發現大量流鼻血、皮膚起紅疹,

帶到醫院檢查,大學醫院似乎承受著政府的壓力,不明確表示檢驗結果,

媽媽於是帶著孩子到私人醫院,才診斷出A2,

這些孩子在鏡頭前很開朗,摸著脖子笑笑說『我會得白血病吧...和癌症...也會容易生病 哈哈』。

(Phyllis 補充: 導演在座談時間談到持續拍攝記錄的近況,當中有些孩子已經在做甲狀腺癌治療了。) 

 

 

日本政府對居民公告安全值,大人小孩一樣全是20毫西弗/年,

一位高中女生每次在公聽會提出她的疑問:

「小孩比較接近輻射線值高的地面、細胞的分裂也比較旺盛、也比大人脆弱,

為什麼可以跟大人一樣的標準?」

但每每她提問,就每每被禁止,原因是會造成無謂的恐慌;

 

 

幾位自立救濟的福島媽媽說

 

「我叫孩子不要喝學校的牛奶,

但學校的營養午餐就要開始使用福島線產的米了,

學校又不讓我們自己帶便當去....」

 

「小孩只能在家裡玩和打電動,放學也沒辦法在校園外逗留,

因為一出學校輻射值超高,政府除(輻射)污僅只校內。

學校四周有"立入禁止"的防線圍起來。如果是你,會讓小孩去讀這種學校嗎?」

(2012年,事件後一年半)

 

「我感覺自己像是細菌,日本各處都怕我們,深怕被我們污染。」

 

   

看完電影後,我們討論,位於大陸板塊交界帶,地震已經是生活一部分的我們,是不是也有面對天災無力阻抗,而遭遇這些家庭所遭遇的病痛發生的危險?!我問小人,核能發電的壞處我們知道了許多,但事情一定是兩面,才會有那麼多的兩面意見。它的好處 是什麼呢? 

 

unnamed   

 

回家後,我們很很客觀地上網查資料,

孩子們自己寫下核能發電的好處和壞處,

針對不懂的部分我們繼續查詢繼續討論。

 

unnamed (2) unnamed (3) unnamed (7)   

 

 

 

但其實這些二分法的優缺點,都賠不起一個意外,

核能電廠一旦發生意外,造成的結果是終極的、是致命的。

在不可抗拒的天災或人為破壞下(地震、恐怖攻擊...),

產生的威脅好大、好深、廣大無以記衡。

 

unnamed (4)

unnamed (5)

unnamed (6)   

 

 

如果,

鏡頭前那些笑笑的、樂觀的、兩手摸著脖子開玩笑說「自己很快就會得癌症了吧」的,

不是遠在福島的孩子,而是新竹和新竹以北,或高雄屏東甚至台南的我們的台灣孩子,

我沒有兩顆心可以心疼、我沒有兩個身體可以顫抖,

我會直接離開電影院。

 

 

但我離不開這裡,

因為台灣是我的   家。

 

image     

 

       

 

Phylli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